半死的魚

萌得我要死掉了。
台灣人。

【维勇】尼基福洛夫先生发了两百张照片

*【维勇】购物狂尼基福洛夫先生 /

 【维勇】尼基福洛夫先生在沙发上睡着了/

【维勇】尼基福洛夫先生吃了一口面 系列文

*ABO

*此系列公開篇章最後一篇


-------------------------------------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的Instagram在他的小宝贝出生满三个月之后达到了有史以来追踪人数最低的低谷,连克里斯多夫˙贾柯梅蒂都暂时屏蔽了多年好友,原因无他,实在是因为他发太多张玛丽亚和勇利的照片了。

「不是我对他这个朋友有意见还怎么样,」克里斯在电话里说,「你们的女儿也非常可爱——只是你能不能管管?我还想偷偷关注雷奥和中国那小伙的进展,你俩已经既成事实了就放过爱八卦的老人家,好吗?」

勇利一边发出比较大声的鼻音表示他有在听,他同意,一边迷迷糊糊地按下马桶的冲水按钮,摇摇晃晃地往床上滚,准备接着睡。

「你们夫妻两真是越来越像了,」克里斯抱怨,「完全不听人说话。」


克里斯并不是唯一一个对勇利抱怨的人,尤里提着一大包食物找上门来的时候,同样大声地抱怨着维克托发的神经给他造成多少麻烦,顺便传达了格奥尔基对这件事的看法。「他差点变成俄罗斯的莎士比亚。」尤里凶巴巴地说,一边将肉类冻进冷冻库。「米拉呢?她有说什么吗?」勇利一边拨弄着婴儿床上方吊着的玩具逗玛丽亚一边问,尤里翻了一个超大的白眼,看起来像是随时都会用手上的洋葱把勇利打昏,「她觉得你们超可爱,」他强调,「愚蠢的那种可爱。」

 

维克托请的育婴假早已结束,勇利对他的称谓之中常见的「维克托」、「维洽」渐渐被「爸爸」取代,这位俄罗斯人夫第一次被老婆这么喊的时候还录了影片发上Instagram,让自己和勇利的私信小窗又是被亲朋好友一轮轰炸。


(披集˙朱拉暖信誓旦旦的表示,如果维克托想靠小孩加成夺去他社群网站之王的宝座的话,他就放心大胆的试试看,然后披集会化身成雷霆般的恐惧之神从天而降,让维克托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勇利本人倒是没有什么秀恩爱或秀孩子的意思,他从远在日本的妈妈那里学来的,喊得多了孩子就知道那是「爸爸」,学说话学认人也比较快一些。


他们的存款还不足以让维克托抛下工作、两人一起育婴直到孩子12个月大,刚生产完的那一个月除了有照顾产妇经验的胜生爸爸妈妈留在圣彼得堡帮忙之外、维克托也尽可能地发挥了他作为新生儿父亲的碍手碍脚功能,终于在想要帮忙勇利调整溢乳垫的时候被赶出房间,灰暗地到客厅去和正在跟纠结不已的产后束腹带缠斗的胜生爸爸坐在一起。

「哎呀小维来的正好,」胜生爸爸招手,「妈妈说这个分成什么骨盆带收胃带束腹带的好几条,我搞不太清楚啊…这玩意儿…」

维克托接过胜生爸爸手上的那一坨布料,顺便按了按遥控器,把电视频道转到足球比赛的转播台去。

 

勇利和父母长得很像,而玛丽亚虽然还是小小皱皱的一团小东西,但这并不妨碍维克托每天称赞她有多可爱多漂亮,有着胜生家标志性的软绵绵脸颊,勇利亮晶晶的眼睛,像是用一个婴儿模样的模具,将维克托深爱的一切灌进去,铸出这么一个强壮坚韧的小姑娘。

头三个月、维克托还在休育婴假的时候,他还能在玛利亚哭闹的时候把勇利按回床上,自己揉着眼睛去冰箱里拿冷冻的母奶出来加热,到了维克托不得不销假回去上班的时候,再怎么不愿意也会被勇利威胁要在他睡前的饮料里加安眠药让维克托一觉到天亮;于是这让维克托培养出了新的小兴趣,猜猜看今天下班会在家里哪个奇怪的地方捡到窝在一块睡着的老婆和女儿。

 

勇利在床上本来就不是太会挣扎的睡姿,选手时期总是过度焦虑的毛病也早已有了最好的解药,维克托在客房的巨大熊玩偶身上喊醒勇利两次、衣帽间放冬天厚棉被的地方一次之后就发现勇利不再更换睡着的地方,多半是沙发上、跟玛丽亚一起蜷缩在维克托的大衣里,但也有例外的时候,就比方,今天

维克托小心地抱起玛丽亚,把咯咯笑着的婴儿放进他背在身上的婴儿背带里,小心翼翼地关上卧室房门,溜到厨房去替玛丽亚加热今天的第四顿饭。

 

自从胜生爸妈留在圣彼得堡帮忙这对新手父母度过头三个月的那时起,维克托布置好的婴儿房就失去原本的用途、变成多功能的客房,勇利把婴儿床挪到他们的卧室里,把占位子的巨大熊先生留在客房里。


(克里斯发现他亲爱的玛丽亚小宝贝从出生到现在只跟熊先生有两次亲密接触之后很伤心——那两次还是因为勇利把巨大的熊娃娃当作靠垫陪玛丽亚玩积木、不小心睡着了的关系。)


身体机能正在逐渐回复的勇利渐渐迎来回归的发情期,不过还不是怀孕以前那样凶猛的情潮,只在一些细枝末节的地方初现端倪,比方某段时间会特别浓的信息素气味,稍微改变的食量,还有又重新在床边筑起的巢。

勇利似乎是筑巢筑出了心得、尽管从第一次筑巢到现在也才不过实作了三次,他已经学会将质料比较厚实硬挺的衣物当作基底,用柔软的帽子围巾包裹这些基底,扎成一个圆滚滚的、像是甜甜圈一样的东西,然后用一大堆维克托的周边抱枕填充中间的洞。那是一个始终无法掌握筑巢技巧的维克托觉得是国际筑巢大赏第一名的巢,勇利窝在里面的时候像一只舒服得打着呼噜的猫,不过维克托还没看过勇利安分地和玛丽亚一块窝在巢里的画面,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勇利最近总是让玛丽亚睡在她自己的小床里,很少再抱着玛丽亚睡,这也让维克托少了许多能发上Instagram炫耀的照片。


不过今天不一样。


维克托分得清楚先后顺序,他先喂饱玛丽亚,拍完嗝之后替女儿换了尿布,这才回到卧室里,举着手机偷偷摸摸地往里瞧。玛丽亚被维克托用背带背在胸前,这让他不得不把手机举高了点,才看得见自己手机相机取的景。


勇利趴在巢里,旁边是玛丽亚的小婴儿床,高度正好是躺在床上伸手就能摸到宝贝女儿的高度,窝在巢里的勇利比婴儿床矮上一些,但还是伸长了手、要让躺在婴儿床里的玛丽亚能够随时构得着。

而他自己,就像一只贪心的猫,整个人摊开、拉长了身体,挂在两个寝具中间,横跨将近十五公分的高低差,看起来睡得不太舒服的样子。

 

维克托拍了好几张活像是可爱宠物搞笑图片的取景,牵着玛丽亚的小手让玛丽亚也拍了几张,不断在心里提醒自己他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爸了,不可以因为看到伴侣出现超可爱的举动就乱尖叫,即使玛丽亚已经兴奋得咯咯大笑也不可以。


----------------------------------------------


远在泰国曼谷,披集˙朱拉暖正刷着Instagram,替正在度蜜月的克里斯拍的希腊风景点赞,在多年以来致力于晒狗的李承吉的新照片底下留言,回头检查他那张关于仓鼠和泰国大象的照片底下季光虹的留言,然后再回到首页去重新整理——接着他就化身为雷霆般的恐惧之神。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的IG帐号更新了,这并不是什么令人惊讶的事,过去六个月以来这位Living Legend的更新频率平均在四到五小时一张照片,即使是胜生勇利最好的朋友、而且是已经有将近两年多没有碰面的超级好朋友,披集还是感到有点腻味;而且更令披集抓狂的是,今天维克托的照片到达了一种全新的高度,他分不清楚是好的那种还是坏的那种,照片底下的留言像是说好了似的,一整片整整齐齐的爱心,然后披集发现自己克制不住自己的手,居然也跟着点了赞,还留了言,并在留言里跟着大量使用控制不住的爱心符号。

 

「phichit+chu:老天啊兄弟你们一家人是怎么样啊♥♥♥♥♥♥♥♥♥

 

正方形的小窗格里,维克托本人只露出一小截微笑着的嘴角和背着女儿的背带,不远处是玛丽亚笑得瞇起的漂亮眼睛,她正伸长了手想要去摸爸爸的下巴;被间接光源照亮的背景才是这张照片的主角,占了整个画面2/3的卧室画面中,胜生勇利上半身挂在小小的婴儿床边,下半身落在一坨由衣物构成的混乱当中——当然,没人看不出来那是个Omega筑的巢——一只手垂在婴儿床里,另一只手还坚持要抱着印了多年前穿着紫红色表演服、宛如王子一般的维克托的长方形抱枕,脸被抱枕遮住一大半,不过很明显是睡着了。

 

「v-nikiforov:妈咪和他的两个L!

 

END.


-------------------------------------


我就不說話,我就放張圖。


感受一下。

评论(18)
热度(556)
© 半死的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