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死的魚

萌得我要死掉了。
台灣人。

【维勇】卡茨动救世界(下)

*收錄在8月新刊《披集叔叔晚安故事集》

*神力女超人AU?

*爆字數了呃呃呃啊啊啊啊

*8月新刊預售&既刊二刷即日起至7/28,就是明天,詳情請點我
現在預購新刊就送特典-5000字以上的肉文小冊子噢噢噢噢噢
現場買只能付錢加購噢噢噢噢噢

 

友情連結:中上 / 中下 


---------------------------------------------- 



披集开了车来,很有先见之明地租了一台空间超大的七人座休旅车,好让维克托用那些腌菜和从岛上带来的食物把后车箱塞满,而他本人坐在休旅车的驾驶座上就像是小孩子偷开爸爸的车似地,披集还得在屁股底下搁个铁盒、把自己垫高。
「美国车。」披集一边抱怨,一边举起手里的小方块喀擦喀擦地不知道做了什么,低下头劈哩啪啦地敲打了起来。「那就是手机。」维克托说,一边把后座一个硬纸盒捞过来拆开,向勇利介绍这个被他称为划时代伟大发明的玩意儿。而披集一边把车开出停车场,一边向维克托唠唠叨叨地提醒着要给勇利的手机装这个装那个,申请这个申请那个,让挤在维克托身边学怎么使用手机的勇利瞬间有了想回家的欲望。
「你说你老家不久前也装了网络?」披集在等红灯的时候对勇利说,「那个被浓雾包围的神秘小岛?太狂啦!」
「他姐姐超猛,只是在海边捡到一本杂志,就莫名其妙架出网络、还搞出类似计算机的玩意儿,」维克托说,「非常厉害!非常神秘!」
「不愧是保存着世界智慧的国度!」披集感叹,用力地踩下油门,休旅车猛地冲了出去、维克托差点就把手里的手机给砸到勇利脸上,披集在驾驶座大喊,「哎哟抱歉!我脚短,有点踩不到油门!」
维克托把手机递给勇利,勇利紧张地捧着这个金属方块、像是在膜拜这玩意儿似的;而维克托整个人趴到驾驶座旁边,要求披集靠边停、换他来开。维克托几乎是在披集停下车的瞬间就窜出后座,快速地冲到驾驶座旁,把披集捞出来塞进后座。
「哎,维克托————」
「不准抱怨,」维克托说,「你考到驾照之后都没有练习吗?」
「不是啦,」披集冷静地说,「麻烦把我的手机给我。」他抓着自己的手机凑向勇利,当然没忘记先系上安全带,「勇利!来吧,随我一起航向浩瀚的星辰大海吧!」
「我要先提醒你,跟勇利在船上待了好几天的人是我。」维克托冷漠地说,稳妥地打了个左转的方向灯。

等到维克托找到停车位的时候,勇利已经把披集称为Insta的那个软件学会了,同时还让披集替他办了账号,互相关注之后,勇利的首页上瞬间被仓鼠的照片影片给淹没。勇利很耿直地开始一张一张点赞,原本还差点要在每张照片底下发表感想,被正在替他开车门的维克托阻止了。勇利的目光好不容易从手机屏幕上移开,一转头又被高耸入云的商场大楼给吓了一跳 。
「维克托?」勇利扯着维克托的袖子,「我们来这里干嘛?为什么这里也有塔?里头保管了什么?」
「替你买衣服啊。」维克托说,「这栋是百货公司,现在正好流行复古风,而你的短袍时尚到可以直接踩上伸展台,我只是稍微补强——」维克托拍拍勇利的手,「有点自信,亲爱的。」
「伸展台?时尚?我不——」勇利用维克托的风衣把自己再包紧了点。披集刚刚介绍了几款可以付钱请人送食物到家里的手机软件,甚至不需要打电话,勇利翻了一下里头提供的餐点,他完全可以就这样把自己关在住处——无论他即将住在哪里——然后只跟维克托交流。或许还有披集。勇利还是不确定自己到外界来是不是正确的决定,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干嘛;勇利当然想融入这个世界,服装是很好的伪装,但勇利真的不确定这一切到底对不对——唯一确定的是,要是维克托要跟他分道扬镳,他用游的也要马上回到岛上。
「二楼有Jimmy Choo!」正在用手机查各楼层配置的披集开心地报告,「隔壁栋有Armani!噢噢噢我正好知道几件一定很衬勇利的裤子!」
维克托耸耸肩,任凭披集拖着勇利楼上楼下地到处跑;披集的确非常有眼光,简直不像是一个厨师的助理,而是时尚圈的什么大人物似的。他替勇利挑了一套有个粉色条纹内衬的深蓝色西装,在好几个连会四百多种语言的勇利都念不出来的男装品牌专柜大肆采购,挑了几件合身的衬衫,还有几件勇利连试都不敢试的裤子。
「裤子的功能应该是方便活动吧?」勇利从试衣间的布帘中间探出半颗头,披集在远处认真的挑选丝巾,维克托作为提供赞助的善心金主,此时只有站在试衣间门口充当衣架的作用。「是啊。」维克托说,手上拎着三件披集精心挑选的外套。勇利严肃地拒绝了几件太紧的春夏新款短裤,然后那些短裤全被维克托掏卡买了下来。披集还来不及伤心,就被领带和皮衣吸走了注意力。
「那刚才那几件裤子,还有现在这几件,到底有什么实际的功能…?」
「唔嗯,」维克托瞇起眼睛,歪着脑袋沉思了一会儿,「有啊,很多喔。」

「嘿维克托!」披集抓着两条羊毛围巾在不远处大喊,「帮个忙?」

 

勇利不确定是不是外界的人都像披集这么友善、开心、又乐于帮忙,他替勇利挑了接下来二十五年份的衣——有鉴于勇利在此之前的衣物大约是半年到一年才会更换,那些多到被维克托直接快递回住处的服装让勇利不知道要怎么办。

披集凑过来和他一起拍了张自拍,此时正在快乐的替照片套滤镜,等到披集催促勇利把手机拿出来看看他刚才发上去的照片时,勇利看着照片底下几个颜色不太一样的字,疑惑地戳了戳披集。「这个#VN’sHe是什么意思?这是某种张贴文章的规定吗?」

披集大笑,「噢不是啦,VN是维克托名字的缩写,然后后面那个是…等等,」他突然脸色一变,认真严肃的挨近勇利,「他没跟你说?他什么都没说?这个人弄到了网络之后就整天跟我们说你的事情欸!」

「没…?他该对我说什么?」勇利很疑惑,而且很分心,他换上披集大力推荐的黑色紧身牛仔裤和黑色衬衫,正在努力适应屁屁上多了层东西的触感。

披集看起来想用拳头砸自己,然后再去砸维克托。

「维克托因为精湛的厨艺相当受媒体欢迎,当然也有很多粉丝,」披集说,「有些女性粉丝比较…有想象力?她们试图从各种管道获取更多维克托的消息,试着成为尼基福洛夫太太。」他帮忙勇利用手机搜索了维克托的全名,Google列出来的结果数量多到勇利抖了好大一下

披集翻了翻他的手机,找出几张维克托不知道怎么传给他的几张照片,其中还有几张是要离开的那天拍的,维克托从门边、碗边等各种地方偷拍勇利,勇利震惊地发现自己在整个过程中毫无所觉,而他甚至发现有张他和家人在厨房一起煮饭的照片,只有他背对着镜头、妈妈宽子和姊姊真利都偷偷转了过来,对着镜头比大拇指。
「所以他才对岛上的女生们那么彬彬有礼?他因为我是岛上唯一的男性所以才…?」勇利重复翻着照片,一边喃喃自语,披集瞪大眼听到他说的话,看起来又想赏人吃拳头了。「我的老天啊,勇利!」披集大喊,「维克托从来不会因为性别而刻意讨好谁或推开谁!他的秘书会穿高跟鞋上班,二厨计划和女友一起穿维拉王的同款订制婚纱结婚,掌管餐厅酒窖的男经理偶尔会去钢管舞俱乐部兼差!」

「这些让他看起来超轻浮的举动,纯粹是因为他是一个不知道要怎么追求另一个人的笨Gay罢了!」披集抓着勇利的肩膀前后摇晃,不在乎那件他自己刚替勇利整理好的衬衫又被弄乱,「在遇见你之前他甚至不会讲冷笑话咧!你救了他剩下来的人生啊!」

勇利愣住了,他一动也不动地呆了将近二十秒,然后才从指尖和耳尖开始变红。

「你们俩怎么了?」维克托一边收钱包一边走过来,「披集你又开下流玩笑了?勇利怎么脸红成那样?」

 

维克托将休旅车驶出百货公司停车场,勇利在后座很缓慢地练习着用手机打字传讯息,披集在一边专心地数自己手机桌面上到底有几个APP。

 

-披集 怎么办

 

-?

 

-一想到要跟维克托分开 我的胃就怪怪的

-我是不是对维克托过敏啊

 

披集看着勇利传来的讯息,暗暗下定决心:如果这两成了,他一定要让维克托请他吃饭。



END.

---------------------------------------------- 


新刊預售只到明天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點我去看詳細資訊!!!!!!!

评论(3)
热度(43)
© 半死的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