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死的魚

萌得我要死掉了。
台灣人。

【维勇】神

*新刊公開部分最後一篇

*周末出門浪蕩忘記要更新了(幹

*既刊《尼基福洛夫先生》&新刊《披集叔叔晚安故事集》通販請點我

*因為有手續費的關係所以比場購和預購貴五塊,請諒解;平日上班的關係,收到訂單後會盡快幫大家寄出,謝謝一直以來的支持和鼓勵(鞠躬


---------------------------------------------- 


披集蹲在院子的小水塘旁,盯着泡在裡面的那颗西瓜。

「你盯着看也不会马上变凉。」一边的屋簷下,有个黑髮的人影坐在那里摇扇子,满脸不悦地挪动身体,试图离太阳照到的地方再远一点。

「这个夏天为什麽这麽热啊…」披集哀叹着,一屁股坐到那个人旁边,身上的汗水和散发出的热气让对方臭着脸把他用力推开。「承吉你很坏欸!」披集大喊。

「一定是因为山神还没消气。」承吉摇着扇子,脸色阴鬱地看着远方的山脉。「去年多猎的那一头山猪让山神生气了。」


他们居住的这个小村落在山脚底下,十几户人家错落地围绕着旁边的小湖泊,并挖了渠道从小湖泊裡引水到自家的田地和院子裡,为数不多的猎人们偶尔会上山去打隻鹿或山猪带回村裡,日子平淡而恬静。那一天却不太一样,一批商队经过他们的村庄,在几户人家借了院子休息,看见猎户家挂着的那些动物毛皮便开价想要收购,猎户家的儿子刚成家,为了让远从另一个村庄嫁过来的新婚妻子可以过上好一点的生活,一个人偷偷上山、猎了隻中等体型的山猪回来。

天色慢慢暗去,月亮出现在天空中,猎户刚把山猪搬回家,都还没把皮从肉上扒下来,远远的就看到山顶上站着两隻棕色的大狗,毛茸茸的、一点龇牙裂嘴的凶相也没有,只是安静地一直盯着这个方向。在两隻大狗的背后,从山的另一边慢慢浮现一个巨大的人影,半透明的身体上环绕着白色的雾气,时不时还会浮现嘶吼着的动物模样。半透明的巨人手扶着两隻大狗站立的那座山,巨大的身影缓缓向前倾身,没有脸庞的面孔像一大片乌云遮住了猎户家正上方的天空,巨大的手掌伸过来,在猎户家上方比了一个没有人看得懂的手势,接着便幻化成一片雾气消散不见。

那是大概一年之前发生的,随后的连日暴雨和突然爆发的山洪几乎摧毁了他们这个小小的村庄,从来没见过的巨大犬隻和巨人把倖存的居民吓得几乎全搬走了,只剩下零星几户人家还居住在这裡,小小的耳语在他们之中流传,关于巨大犬隻和透明巨人的传说。

田地荒置,渠道堵塞,披集他们的屋子最靠近山脚的湖泊,重新梳理过的水道把乾淨的湖水流进他们的院子和小小的菜园裡,偶尔披集会去湖裡捞鱼,小而静谧的村庄变得比以前更加安静,带着点无处可去的绝望感,只是还有一丝心跳地活着。


「你看,那是什麽?」披集推推摇扇子摇得快要入眠的承吉,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多了一个小黑点,远看看不清楚、貌似是一个人影。

「…是人吗?为什麽会有人在湖裡?」承吉刷的一下子站起来往湖边跑,披集被他扔在后面,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跑到湖边,水中的那个影子渐渐变得清楚,是一个仰面朝上、在水裡毫无意识地漂浮着的人。「得把他捞上来才行!」披集噗通一声跳下水,接住承吉抛过来的绳索,手脚并用地慢慢朝那个人那裡游去,接近了之后把绳索绕过对方的腋下、在头顶繫了一个好紧的绳结,两人一个在水裡、一个在岸上施力,好不容易才把这个人拖到湖边。

不知为何出现在湖中央的是个黑色短髮的年轻男人,穿着一身靛蓝色的服装,湖泊除了靠山的这一侧,其他三个方向都被森林包围,这个人只可能是从山上下来的、或是从森林裡走出来的,要不就是从水裡浮上来的。他的身上没有携带任何刀具,披集趴在他的胸膛上仔细地听着、确定对方还有呼吸心跳。

「这个村庄被山神诅咒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承吉说,「我不懂怎麽还有人敢来。」

披集蹲在还没清醒的青年旁边,盯着瞧了半晌,然后伸出食指在青年脸上戳来戳去。

「不要玩他。」承吉朝披集后脑杓来了一下。

「你真的对我很坏耶。」披集嘟囔着。


勇利醒过来的时候一下子分不清楚自己在哪裡,身上的衣物被脱得只剩下最贴身的那两件,其他几件全都被根竹竿串起来,悬在半空中让底下的火烤着,就和火堆上的那几串鱼一样。夏末初秋的天气,即使入夜了也还保有一定程度的燥热,勇利坐起身子,用力眨眨眼,想依靠微弱的火光打量周遭的环境,他不小心撞翻了旁边的什麽,碰撞的声响让勇利吓了一大跳,不知道在哪裡的门后响起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

一个大眼睛的少年举着油灯进来了,勇利这才看清楚,他移动的时候不小心打翻的是放在旁边的一碗水,或许是准备给他喝的,那个装着水的木碗躺倒在旁边,看起来有点可怜的样子。

「啊太好了,你醒了,」少年说,「我们一直在担心你喔。承吉紧张到去剖西瓜了。」

另一个人抱着一大块什麽进来了,「明明是你想吃。」他把那一大块东西放在地上,勇利才看清楚原来那是个木盆,裡面装满切好的四大块西瓜。

举着油灯的少年笑了一下,走到勇利旁边去推牆壁,他这才知道原来这一片其实是可以移动的门板,打开来就是正对着湖泊的走廊,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半挂在空中的月亮把湖面晒得像一个装了珍珠的大碗,而今天晚上居然看不见星星。

「我是披集,」少年放下油灯,把手伸到木盆裡抓起一块西瓜,「切西瓜的是承吉,我们白天在湖裡捞到你。」

承吉也拿了一块瓜,把整个木盆推过来,「这裡是被山神诅咒的村庄,希望你是无意间闯进来的。」

「我,呃,我是勇利,」勇利在两人盯着他的目光之下也拿了一块,「可以这麽说…我其实是来探视朋友的,只是他好像不在这裡。」

「很多人都不在这裡了,」披集嚼着瓜,含煳不清地说,「自从山神生气之后,大家就搬走了。」

「山神生气?」勇利不明白,承吉瞥了他一眼、吐了几口西瓜籽,「去年有人多猎了一头山猪,山神带着他的两隻大狗在那边的山顶上现形,过没多久就犯了大水,把猎了山猪的那户人家给埋在泥巴底下。之后就没有人敢住在这裡了,只剩我们几户不知道能去哪裡的留下来。」

「嗯…这样啊…」勇利搓着下巴,「你们说的山神长什麽样子啊?」

「很大,超大的喔!」披集用全身的力量比划着,手脚和手裡西瓜的汁液在空中乱飞,「他像个没有脸的透明巨人,同时又白茫茫的,站在山后面、弯下腰脸却在猎人家正上方!」

「他是不是还比了像这样的手势?」勇利用没拿西瓜的那隻手比了几个动作。

「对…你怎麽知道?!」披集和承吉震惊地看着他,「难道你是传说中的巫女吗?!」

「我很确定我是男的,」勇利说,「但如果真如你所说,这裡被诅咒了的话…我也不是不能帮点忙…」他四下看了看,把木盆裡的最后一块西瓜拿出来,「这个可以给我吗?」

披集看着承吉,承吉点点头。

勇利好好地吃完分给他的那块西瓜,然后借了刚才承吉剖瓜的刀,把多要来的这块削去外表的皮,仔细地凋刻着,不一会就刻出一隻活灵活现的小猪崽。勇利把小猪崽放在走廊最靠边、正好能照到月光的地方,双手交叠复盖在小猪身上,普通地搓了几下,西瓜凋成的小猪居然就活过来了,伸伸懒腰踢踢腿,还把自己弄出来的那摊汁液当作泥潭,愉快地滚了起来。

「所以你真的是巫女嘛!」披集大喊,勇利紧张地举起一隻手指竖在嘴唇前,「不不不,别太大声,我不想被发现——」

始终望着外面的山和湖的承吉从喉咙裡发出一阵怪声,勇利和披集转头一看,这才发现不远的山头上又出现了去年现身过的那两隻大狗,本来高高挂在空中的月亮不见了,像被接着现身的半透明巨人给挤到地平线下似的,一切都和披集叙述的一样,半透明的巨人身上围绕着白色的烟雾,在滚动的烟雾中还时不时会看见动物的轮廓。巨人巨大的手掌扶着山顶,朝着披集他们的屋子缓缓俯下身,像是一大块果冻遮住了他们视线所及能看到的所有天空,巨人身上滚动的白雾在足够接近的时候还能听见那些动物们的嘶吼声。披集和承吉已经吓得说不出话了,巨人空白的脸孔和手掌靠过来,把整个屋子给包住。

勇利把西瓜小猪放在掌心,站起身走到庭院裡去,举高双手、试图把那隻西瓜小猪递给巨人。

屋裡的披集只听到一阵轰鸣声,整个山谷和湖泊都为之震动,然后巨人消失了,庭院裡却多了一个人。


「哎哟——哎哟——」不知道从哪裡跑出来的那个银髮男人捧着脸,几乎要把自己整个人埋在勇利的手掌心裡,「好可爱!太可爱了!这是勇利凋的吗?超可爱!」

「在此之前,维洽啊,」勇利说,「你好像该向这裡的村民们道个歉喔。」

「呃嗯…」银髮的男人站直身体,搔了搔脸颊,「唔,抱歉吓到你们了,那样移动比较快。」

「山神?」披集艰难地挤出这两个字,银髮的男人飞快地摇头否认,「不不不不,我不是山的主人啦,我只是最近来这裡拜访他、刚好他不在家,就多留了一会等他回来罢了。」

「谢谢你们的西瓜,」勇利温和地道谢,一边将串在竹竿上的衣物一件一件地收下来穿好,「也谢谢你们把我捞起来。他不是山神,也没有诅咒你们,可以继续安心地住在这裡,没有问题喔。」

「可是那时候的大雨…」披集说。

「还有那个洪水…」承吉问。

银髮的男人啪地合掌,摆出对不起的姿势,「我想他嘛,稍微哭了一下。」

「那,那那个对着猎户家比的手势呢?那是什麽意思?」披集大喊。

「『挖赛这隻猪好可爱你在哪裡找到的我也想要』的意思,」勇利一边说一边繫腰带,「就是有人爱用手语传达讯息啊,你看,一错错一年。」

「这个也对不起!」银髮男人再次合掌,这次还搭配着鞠躬。


「再次谢谢你们的西瓜,」勇利和银髮男人肩并着肩站在院子裡,男人手上珍惜地捧着那隻已经睡着了的西瓜小猪,「打扰你们了。」一阵强风颳过来,曾经出现在山顶的那两隻棕色大狗突然也出现在院子裡,近看才发现其中一隻体型稍微小了一点,毛色也比较浅,而且长得都很和善,水漉漉的黑眼睛闪着开心的光彩。

「谢谢招待喔~」银髮的男人朝承吉和披集挥挥手,勇利抖开他披在身上的斗篷,随意一挥,就像披集和承吉曾经看过的木偶剧揭幕闭幕时拉动舞台上的布幕一般,他们眼前的两人两犬瞬间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重新出现的月亮和佈满整片夜空的星辰。

「所以刚刚那是什麽,犬神吗?」披集看着刚刚勇利站的地方说。

「…我想应该是月亮和星星吧…」承吉皱眉,他其实也没想明白。


空中皎洁的月亮旁边多了几颗星星,仔细看的话,依稀是刚才那隻西瓜小猪的模样。


END.

---------------------------------------------- 

兩隻狗狗是大犬和小犬星座

概念是九十九神+愛護環境友善大自然(WHAT

评论(7)
热度(107)
© 半死的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