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死的魚

萌得我要死掉了。
台灣人。

【维勇】边缘人文手挑战-01&02

*邊緣人文手挑戰
01.隨筆
02.糖
*有三O鷗合作角色登場,很短的兩篇同世界觀短篇。

*既刊通販連結


--------------------------------


01.随笔


帕恰醒了。

帕恰是隻小小的白色狗狗,大约是70%的狗狗和30%的人类组成,长得还和家长的恋人很像;做为一隻不属于地球现存物种的神秘生物,帕恰的毛茸茸程度完全可以说明他为什麽不是已知的任何生物,因为实在是太软呼呼太毛茸茸了,连马卡钦都稍微能容忍帕恰,让他在睡觉时占据维克托的半边枕头。

现在是礼拜六的清晨,帕恰醒了。

昨天维克托练习结束之后和冰场的朋友去喝了一杯,帕恰刚来的时候会因为维克托晚回家而焦虑,不过在马卡钦的帮助之下他适应得很好,维克托即使喝到晚上八点才回到家,帕恰也能够和马卡钦自得其乐地撕碎所有他们能够找到的捲筒卫生纸。他们把卫生纸的碎屑藏在沙发底下,喝得有点多的维克托暂时没有发现。

距离维克托设的闹钟响起还有十五分钟,帕恰醒了。

他翻个身趴在维克托分给他的那半边枕头上。看了这麽久的维克托睡脸已经看得很习惯了,帕恰开始分心观察别的地方,比方鼻子,比方睫毛。维克托睡熟的时候睫毛会轻轻的发抖,帕恰觉得睫毛一抖一抖的很有趣,伸手拨了几下,被同样也醒了的马卡钦轻轻含住尾巴、警告了一下,帕恰把手收回来,在枕头上窝成一颗球,继续盯着维克托看。马卡钦从维克托的背弯裡轻轻站起来,往前挪了挪,和维克托一左一右把帕恰包在中间。

帕恰在他的地盘上挪了挪,今天勇利就要来了,如果维克托也同意的话,帕恰可以把自己的半个枕头再分给勇利半个。


02.糖


「嘿,不可以,」勇利说,把布丁按在他的座位上,「上飞机前约好的,直到我说可以,都不可以把安全带解开。」

布丁在自己的座位上扭动,嘟起嘴,有点生气地开始咬铝箔包苹果汁的吸管。

「你想上厕所的话我会带你去,」勇利有点无奈的说,「但是你个子太小了,让你一个人在这麽大的飞机上到处走不太安全。」

布丁更生气的咬着吸管,气鼓鼓的脸颊已经鼓到让勇利看不到被咬着的吸管。


长得像带着小贝蕾帽的维克托的布丁出现在勇利房间裡是大奖赛结束之后的事情,先一步回俄罗斯去安排其他事情的维克托没有一起回日本,这个长了狗狗耳朵的小维克托就在大维克托的房间裡等他,勇利把维克托的被褥往防尘袋裡塞的时候还跑过来帮忙。小维克托头上的贝蕾帽和淡黄色的圆形耳朵明显和某个有名的卡通角色一模一样,勇利也没多想,乾脆地替小维克托命名为「布丁」,毕竟家裡已经有两个小维了;而他的家人和朋友也都对突然出现的布丁适应良好,美奈子和勇利的妈妈甚至联手改造了一个包包——美奈子负责从网路上把合适的款式买回来——让布丁能够跟着勇利征战四大洲和日锦赛,不善针线的优子后来也加入了替布丁製作配件的主妇爱好协会,赶在世锦赛之前替布丁折腾出了一套和当年维克托陪勇利参加大奖赛时一模一样的缩小版教练装。维克托本人在世锦赛才第一次与布丁见到面,看着布丁对勇利的那股黏煳劲,悔恨地表示怎麽就没把家裡的小帕恰勇利一起带来,真人版本的已经配成对了,神秘生物版本的也要配成对。

(最后维克托还是没有带帕恰坐过飞机,跟布丁比起来帕恰的狗狗成分比较高,他怕帕恰被航空公司强制关外出笼托运)

布丁跟帕恰比起来狗狗的成分少很多,大概只有10%,勇利这趟转移据点去圣彼得堡也带着布丁,布丁通常都会有自己的机位,夹在勇利和窗户之间,而且还会因为布丁被归类在幼儿、而被航空公司把位置安排在靠近出入口的地方,布丁也对飞机儿童餐裡的笑脸薯饼相当感兴趣,除了他不会把儿童餐附赠的小玩具留着之外,他对儿童餐的热情简直和每一个搭飞机的小朋友一样多。不像勇利的饮料都是以塑胶杯装着,给布丁的饮料都是铝箔包装的果汁,勇利也总是能在收拾垃圾的时候发现被咬烂的吸管,和维克托一样的坏习惯。

勇利有点想念维克托。

他们在刚进入休赛季的时候就以最快的速度处理好一切手续(不知怎的,布丁以宠物身分顺利获得入境许可,却不必接受检疫)维克托买了新的双人大床,和勇利一起在线上选好床单,买了鬆软舒适的超大棉被,把家裡所有东西都变成两人份,勇利准备了一大箱日本才有的调味料和即食调理包,准备好好安慰一下想念日式料理想念了好几个月的维克托。布丁的行李他自己有一个小包包,可以背在身上,也可以像勇利那样帅帅地拖着走,布丁刚拿到小包包时兴奋得不行,在勇利房裡来来回回地走秀,得瑟炫耀的模样和维克托有点相似。

勇利十分想念维克托。

光是两天不见都能够让勇利抱抱病发作,四大洲时不出赛的维克托虽然有来现场,却很快又因为世锦赛的进度紧张赶回俄罗斯,后来代替维克托本人来给勇利抱抱的都是和美奈子一起坐在KC区等他的布丁,如出一辙的外貌和行为举止多少让勇利感到安慰了一些。

但是距离还有二十分钟就要在普尔科沃机场降落的现在,这份安慰几乎等于没有,布丁已经终结了苹果汁吸管的一生,正拉着勇利的袖口催促他再和空姐要一隻。

维克托说他会带着马卡钦和帕恰一起来接他,维克托会穿什麽?还是一样那麽帅吗?抱抱还是那麽温暖吗?自己带了两个行李箱还有一个装满调味料的大箱子,维克托有开车来吗?他的公寓有电梯吗?那个箱子会不会进不了维克托家的门?他有足够的橱柜来放勇利带来的这麽多东西吗?

布丁又拽了拽勇利,兴奋地盯着窗外,差点就要在坐位上蹦跳起来。

勇利凑过去,和布丁一起看着窗外,「你看,这就是圣彼得堡。」

我们的家。


END.

--------------------------------


03.刀的部分已經想好了,但是想發展成系列文,篇幅會比較大需要一點時間;

04.黑歷史的部分,最久以前的文只找得到兩年多以前的,不是黑歷史、但是是不同作品的CP,會用轉載那篇文的方式貼過來;

05.點文的部分就在這邊的評論區開放囉,請留言想看的梗,CP的部份我雖然百無禁忌但是只對自己寫的維勇有信心,就請大家點維勇囉。

06.的十五禁,我就,不多說了,嘻嘻。

评论(3)
热度(99)
© 半死的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