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死的魚

萌得我要死掉了。
台灣人。

【维勇】兩個小段子。

看完Yuri on Meseum的感想。2个小段子。

天空部落格好讀版


01.

克里斯的房门在响。

房门被敲得咚咚咚响个没完,可怜的瑞士选手今天一整天都在享受饭店裡各种设施,在泳池裡泡久了也是会累的,他需要深深地陷入柔软的被单中、好应付即将到来的大奖赛决赛,但首先…他得给门外的傢伙来上一拳。克里斯掀开被单,一边爬下床一边碎念一些自己也听不懂的单字,优雅地跌跌撞撞着摸到了门边,一边扭开门锁、一边准备给门外的王八蛋的腹部来上一个威勐无双的正拳———

「克里斯呜呜呜啊啊啊啊啊!!!!!!」

好吧,门外是正在号泣的Living Legend,揍不得。


「你可以再说一遍为什麽晚上十一点要来拍我房门吗?」克里斯打开房门,接过客房服务送来的伏特加,并在看到品牌的时候挑了挑眉。

「勇利他呜呜呜呜呜!!」

「啊,原来五冠传奇不会说人话啊,我的手机上哪去了…发个推特…」

「勇利啊呜呜呜呜呜!!」

「我们亲爱的小勇利干啥了?你们晚上的时候不是还噁心巴拉的秀了一波戒指吗?」


过了半小时,克里斯放弃了,只穿着浴袍的维克托显然没有带钱包,一瓶用客房服务叫来的、贵得要死的伏特加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只是让吵得要死的维克托变成一坨窝在沙发上美丽地流泪嘟囔的废物坨坨,克里斯决定等到维克托恢復原状的时候再跟他拿钱。双倍。

而美丽的废物坨坨仍旧没有完整的叙述出他与他的小天使勇利宝贝到底发生什麽事了,克里斯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接上充电线之后放在维克托面前。

「想讲再讲,但我要睡了,你不用练习,我可是要啊。」

直到克里斯陷入迟来的梦乡之前,维克托仍旧没拼凑出克里斯听得懂的句子。


克里斯设定的闹钟是隔天早上七点,他会先去跑几圈热身,八点的时候在冰场和教练碰面,但是他六点半不到就醒了,双眼圆睁,仇恨地瞪着他房间的天花板。他挣扎了几分钟,这才爬起来去看那个前一天晚上还烂在沙发上的傢伙。

「…勇利他啊,一直都这麽任性喔?一开始的时候就是,完全不让我一起睡欸!训练的时候叫他不要太在意跳跃他不听!专心表现演技拿表演分也不听硬要跳跳跃!超级自我中心欸一个人决定所有事情!当教练也是戒指也是退役也是!我上次只是搞不清楚我那张海报是哪年大赛的居然被凶!『我比维克托还要更懂维克托所以维克托你不要说话』喔?这是对男朋友说话的态度吗?还有那次………」

「维克托,」克里斯顶着一头乱髮,哑着嗓子对该死的维克托˙尼基福洛夫说,「你闭嘴好吗。」



02.

「啊…看这边了喔,维克托教练。」

「嗯?你说什麽?」

「不要给我装傻喔,你家小心肝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往我头上扔冰刀耶。」

克里斯咬牙切齿地笑着说,维克托穿着那套假掰的教练装,正友好亲密地搭着他的肩膀;这麽做的后果就是,旁边正在和披集˙朱拉暖聊天的胜生勇利一直在偷偷瞄这边。

「嗯……」维克托笑笑的没有说话,调整了一下身体的重心,看起来就像贴着克里斯在说悄悄话。

「啊,又看过来了,又看过来了,」克里斯小声哀号,「你个贱货,你这人真的很糟糕耶,你有没有跟勇利说过我男人的事情?有没有?我真是红颜薄命喔…」

「克里斯,」维克托说,语气严肃但还是那个调情似的笑脸,「勇利他啊,超会吃醋的喔。」

「我知道啊你个溷蛋,」克里斯说,「我正在亲身体验好吗。」

「但是他不知道为什麽,会假装没有这回事呢。」

「……你不是吧你。变态耶。」

「很可爱嘛。」

「变态。」

「假装跟你调情就能感受勇利到底有多喜欢我耶。超划算的。」

「你们两个都是变态。」



END.

-------------------------------------------------------

今天去看了Museum的展覽,耶~~~~~~~~~~

刷了三次,聽的是底特律組&閨蜜組&維勇的語音,走出展場的時候已經不成人形。

這個就是我的感想ㄌ謝謝大家!!!!

评论(7)
热度(95)
© 半死的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