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死的魚

萌得我要死掉了。
台灣人。

【维勇】星间飞行(二)

*不知道算不算捍衛聯盟AU哎呀我這腦真是

*守護者維一共四名x夢魔勇

*奇怪原本只是想寫髒髒的東西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正經(。

*友情連結:(


---------------------------------------------------


「他不小,」勇利扭头闪躲牙仙的手,「传说都说他们是一对巨大的锐利的獠牙。」

「噢那,看来他们还没发育好是吧?」牙仙揉着勇利的脸颊,「不要紧,想要什麽牙牙仙都能帮忙,但我个人挺喜欢你牙现在的模样,可爱,而且健康!」

「谢谢…?」勇利试图拨开牙仙的手,并让自己的嘴巴阖上,「但是以我的立场来说,这样应该算是不健康吧?」


他直直地看着牙仙的眼睛,「像我这样以不好的东西组成的『邪恶』,怎麽会健康又可爱呢?」


牙仙呆呆地看着勇利。

传说中会拿走孩子放在床边的牙、并留下一枚硬币的仙子比别人形容的还要更加美丽,银色的长髮像是由天上数不尽的星星组合而成的,蓝色的眼睛像放晴时的天空,背后的两片翅膀闪闪发光,让勇利想起雨天过后捕住了露珠的蛛网。

然后牙仙突然生气了。他扑过来用力把勇利撞倒,柔软的双手捧着勇利的脸颊,那双手好冷好冷,勇利几乎以为是自己冻伤他的;当牙仙靠得够近的时候,勇利才看清楚,晶莹剔透的皮肤底下有一片一片的冰霜在绽放,彼此碰撞然后碎裂。蓝色的眼裡也是冰雪,但那对眼睛盯着勇利看的时候,却有瞬间彷彿春天来到的错觉。

「勇利你,什麽都不知道。」牙仙说,「你不知道,所以这一次我原谅你。」

「…啥?」勇利被牙仙捏着两个软软的腮帮子,模煳地问。

「人类的传说中,有一群特别正向、明亮、有作为的神话人物,」牙仙说,捧着勇利的脸,整个人几乎要趴在他身上,「这一群神话人物为人类带来希望、快乐与爱,并不是为了人类。」

「我不是很明白。」勇利说,浏海已经被牙仙弄得乱七八糟。

「你什麽都不懂,所以你说再残忍的话我都会原谅你,」牙仙眨眨漂亮的眼睛,「不只我会,他们也会。我们都会,一直原谅你,一直爱你。」

结了冰的湖面非常坚硬,清澈的冰面冻上一层霜,几乎要看不见他们两人的倒影。


那是作为梦魔的勇利第一次知道亲吻究竟是什麽滋味。

或许因为对方是牙仙的关係,在反应过来之前先感觉到满嘴的薄荷味,然后察觉有什麽软软的东西压在嘴唇上,再接着才看到牙仙那对近得过分的眼珠子。这个人在亲他,像要烙下印记那样地用力吻着,银色的髮丝垂到脸上,搔着心裡的痒。

「牙、牙仙,拜託,放开…」勇利在吻与吻之间喘息着说,牙仙从亲吻的空档裡抽出空来瞪着勇利看,本来捧着脸庞的手往前一伸、抓着乌漆嘛黑的梦魔脑袋就往自己的方向压,勇利已经整个人往后躺倒在冰面上,牙仙这麽一压就成了一个牙仙跪趴在他身上,捧着他的脑袋、逼得勇利不得不微微挺起胸膛的姿势。

「我的名字不叫牙仙,」牙仙神色冷峻,「我叫维克多。但是勇利不知道,所以这次没关係。」


在冰冻的湖面上被只在人类传说中的傢伙大亲特亲、大啃特啃还是勇利有生以来第一次,他是比冰还要冷的绝望凝聚而成,躺在寒冬中的冰面上也不会觉得冷,反而是身上色彩多变、活像春天本人降临的维克多小心地脱下外衣,好好地垫在勇利脑袋底下。

比起刚才有些恼怒的用力吮咬,维克多重新再来的时候显得特别小心,他好好地牵紧勇利的手,从手背开始沿路亲吻,梦魔长长的黑色袍袖也被他往上推走,直到露出苍白的上臂。

冬天最容易难过了。缺乏阳光的这个季节是勇利主要活动的时刻,加上太阳下山得早,不像花神、河伯那样受季节影响的他便渐渐习惯在冬季的夜晚外出走动,虽然也照样是无事可做、也没有人会跟他说话。他的服装自成人型以来便一直是那个样子,高领口的漆黑长袖长袍,像这样被谁好好地解开完全是第一次。

「你好冷,」维克多皱着眉说,「你怎麽能放任自己的体温低成这样?」他一边解着勇利长袍位在侧腹的边扣,一边喋喋不休地说,「在东方的地底下有源源不绝的温暖泉水,改天带你去泡一下,怎麽能冷成这样的?即使是神话人物也太夸张了!」

「那我可能会融化掉呢。」勇利说。

维克多恼怒地抬头看了勇利一眼,「不要说那种好像你不见了也无所谓的话!」他斥责道,外貌年轻许多的牙仙语气听起来却像个大叔。


「或许你不相信,但我要你记住,你非常特别。」维克多说,「我们在你知道以前就已经爱你,今后也会继续爱着。」


说着,他低下头,往勇利裤裆的方向伸出手。


TBC.

---------------------------------------------------


评论(10)
热度(64)
© 半死的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