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死的魚

萌得我要死掉了。
台灣人。

【维勇】星间飞行(八)

*守護者維一共四名x夢魔勇

*奇怪原本只是想寫髒髒的東西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正經(。

*友情連結:()、()、()、()、()、()、(

場次後通販請點我(限台灣)

維勇既刊數量都不多,歡迎有興趣的朋友把他們帶回家喔!


---------------------------------------------------



维克多小时候展现出过人的天赋,从此被好好的保护在村庄中央那个高高的屋子裡,等着老祭司过世之后接替他,担任下一任的祭司。那个时候似乎是整年裡月亮最圆的时候,他被套上一层又一层华丽的服饰,和老祭司肩併着肩、一块坐在被特别装饰出来的花圈中,在村人们举行祭典的时候像两尊石像一样立在那里。

年纪小小的维克多怎麽能忍受连续好几小时动也不动的坐在那裡,别提光坐着有多无聊,连水和食物都不能吃喝,维克多才坐下没多久就受不了了,整个后半夜的仪式都没有心情去观赏,趁着年事已高的老祭司打瞌睡的时候偷偷摸进一旁的树丛,熘进森林裡找乐子去了。


其他和维克多一般大的小孩,长到这个年纪都已经对后山这片小树林熟悉的不行,只有从来没离开村子的维克多还会觉得新鲜了。走在森林裡,看什麽都觉得新奇,摘些这边的野莓来尝尝,跟着那边的野兔一起去找适合挖洞的地点,走着走着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离村庄有一段距离,眼前是连村裡其他孩子都没看过的景象——树林像是要给谁让路似的,在前方往两边散去,露出一大片夜空,又大又圆的月亮挂在天上,距离是维克多从未看过的近。

在月亮下面,还有一个月亮——维克多马上就知道自己看错了,下面的月亮其实是一片结冻了的湖面,乾淨漂亮的湖面完整地倒映出月亮的模样,淡淡的寒冷雾气在冰面上扩散,画面如梦似幻,让维克多情不自禁地觉得,要是他现在走到冰面上的话、一定能够触碰到月亮。


啪叽。

在他踏上冰面的那一刻,脚底下的冰块发出小小的声响。

维克多毫无所觉,他看着月亮、伸长了手一直往前走,没有发现脚底下有裂缝正在逐步扩大。


就快了。

他再走几步,就能够到达湖的正中央,那个月亮与冰面接触的地方——

脚下的冰突然噼哩啪啦地裂开,维克多吓了一大跳、赶紧往后退,却没能快过碎裂的冰块,他看着底下冰冷的湖水,正以为自己要掉进去的时候,有个乌漆抹黑的影子从湖水裡浮出来,刚好托住差点要往下掉的维克多,并顺势把他带到一旁安全的雪地上。黑色的影子隐隐约约有个什麽形状,小维克多认不出来,只看得到这一团救了他的雾气在原地一下散开一下合拢,模样实在好玩,他伸手又是要抓、却被影子给躲过了,维克多一边咯咯笑着一边踩着小小的步伐追了上去,黑色的一坨雾似乎也乐得陪他玩一般左闪右躲,在快要被抓到的时候才往两边闪开,把维克多逗得开心极了。

「维克多!离开那裡!」突然老祭司的声音传来,把维克多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回头看、就见老祭司手裡拿着火把,从树林裡冲出来,挡在他和黑色雾气之间。

「邪祟!天选之人岂是你可以靠近的!快滚!」老祭司挥舞着火把,一边大吼着。

裂开一道口子的冰面,纯洁清亮的月亮,闪动的火光,越离越远的黑色雾气。

这就是维克多与勇利第一次见面的记忆。


小小的维克多在之后老祭司长达十几个小时的训斥之后学会了表裡不一的行事风格,表面上他学乖了,这孩子成为祭司中的明日之星,暗地裡他在偷偷研究有关邪祟的所有相关知识。那天遇见的黑雾到底是敌是友?为什麽黑雾会救他?如果黑雾是坏的,为什麽他会出现在距离月亮那麽近的地方?

直到维克多做为人类寿终正寝,走到生命的末端,他还是没有答案。

作为祭司的一生裡,他弥平两个村庄间的冲突,建立合作、融合成为一个拥有城牆的大部落,避免人命的牺牲,提升作物的产量,让所有人都衣食无缺,饱暖富足。

于是竞竞业业一辈子的维克多在人生最后的几分钟终于有馀裕去好好思考,如果他能让这麽多人获得幸福,那是不是也能让当年那片仓皇逃离的「坏东西」获得幸福?只要幸福了,就不会继续坏了吧?


月亮给了他时间找出答案。

回过神来,他已经是那个负责带给人们希望与梦想的「守护者」。


随着时间过去,人类的文化成长发展到了新的境界,开始有了文字和信仰,他们逐渐替特殊的日子安上名字,而善良的、会帮助人类的好精灵/仙女/都市传说/神仙教母/神话人物/守护者维克多,就拥有了好多不一样的名字。他其实做的没有人类以为的那麽多,但是人类安给「善良的力量」的名字却不少,每一个都附带着自己的传说,这让维克多的工作量突然大增,不得不把自己分成四个,去扛起每个名字的重量。

他先分出了最年长的自己,在他最满意的二十多岁末端,负责惊奇。

新生祭司、正要开始发光发热,十六岁的自己,负责希望。

二十出头岁,正是得志时候的自己,负责丰饶。

最后的那一个,维克多困扰了一段时间,最后做出了一个小奶娃子,冒出第一个「想让坏东西获得幸福」念头的自己。

守护者的日子非常无聊,基本上没有什麽惊喜与刺激,维克多和另外三个他自己甚至不怎麽碰面——都是同样的一个人,做着彼此都知道是怎麽回事的工作,日復一日,实在没有什麽可聊的。

直到那一天来临。



TBC.

---------------------------------------------------


评论(1)
热度(40)
© 半死的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