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死的魚

萌得我要死掉了。
台灣人。

【维勇】胜生先生救了一只猫

>>工商服務時間<<

陸家版《尼基福洛夫先生》印量調查開始,請點擊此行字觀看詳細訊息

印量調查至5/7,人數未達預期就不會製作陸家版本噢。


台灣版《尼基福洛夫先生》已於昨日Only場完售,目前加印計畫,感謝來攤的各位!


*喝了假酒寫的

*台灣YOI Only結束就看到劇場版的好消息我整個人都飛天了

*官方爸爸你贏了。


------------------------------------



胜生先生救了一只猫。

 

那只猫有着大大的蓝眼睛和一身柔亮的银色毛皮,看起来像谁家走失的猫,而不是差点在马路上被车压到的小可怜。

胜生先生在买面包的路上看到他的。猫叼着一个小纸盒(大概是从哪个垃圾堆翻来的午餐吧,勇利想)在四线道的马路边缘东张西望,好像是看准了某个时机、撒开步子就往对面跑,十字路口另一边突然有辆车右转开过来,就在猫和牠的午餐即将被车辗过的时候,胜生先生一个箭步跑过去、把手上空着的购物袋打开,像假日和父亲去钓鱼那样,一把把猫捞进袋子里,然后抱着猫一起翻滚到街道的另一端。

胜生先生救了一只猫,然后被猫一路跟踪到家。

 

「我回来了。」勇利有气无力地拉开门,手上的购物袋里装了他今天应该要买到的面包,袋子边缘还沾着一点点银白色的猫毛。他的姐姐真利过来接手他手上的袋子、好让勇利可以把鞋子脱掉。她先是无聊地翻了翻面包,然后抬头正要跟弟弟闲聊两句,就看见一个毛茸茸的身影坐在勇利背后还没拉上的拉门门口,小小的脚爪和尾巴优雅地收在身前,一副「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可以进来吗」的模样。

「…勇利,这位是…?」

勇利苦笑了两声,「我在街上…救的猫?」

 

真的要分的话,真利比较偏向狗狗的那边,毕竟家里养了只爱撒娇又活泼可爱的玩具贵宾多年,狗狗什么时候想玩什么时候想撒娇她都很了解,但猫就不一样了。真利还不清楚猫的每一种磨蹭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的意义,她只能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眼前的这只猫相当喜欢她弟弟。拥有小动物异常的喜爱对胜生勇利来说并不是稀奇的事,家里的那只玩具贵宾被带回家的第一天就黏着勇利不分开,直到现在,她的弟弟仍然是小维外出散步的第一人选。

而眼前的这只猫除了非常明显的、充满爱意的磨蹭着勇利(好像不让勇利沾满牠的味道就不罢休似地)甚至还试图将毛茸茸的尾巴勾缠到勇利手腕上。

「猫砂自己清喔。」真利说。

「什么、不,我没有要养——哎哟!」

猫咪非常伤心地踩了胜生先生一脚,跟在真利身后进屋去了。

 

胜生先生很快就发现硬要给自己养的这只猫有多任性.

在他打电脑的时候硬要窝在两只手臂之间,把自己卡在奇怪的高处下不来还大声惨叫,把他的滑鼠藏在肚子底下,非得把下巴垫在勇利的右手手腕上不然就抱怨个不停,甚至还在他睡觉的时候霸占勇利头顶的那一块枕头,害他脖子酸痛了好几天。

「…你到底为什么跟着我啊…」

某天早上,勇利一边刷牙一边按摩着酸痛的肩颈,银白色的猫闲闲地跟了过来,坐在洗衣机上看着他,勇利就随口抱怨了那么一句。

 

「我是来报恩的。」

一个低沉的男人嗓音说。

勇利吓得被牙膏泡沫给呛到,连咳了好几声,差点没把肺给吐出来。

「他们说人类被毛茸茸的东西包围会感觉心情好,」男人的嗓音伴随着猫嘴巴一开一阖,猫的蓝眼闪烁着奇怪的光芒,「你感觉幸福了吗,胜生先生?」

「我觉得很恐怖!!!!!!」勇利尖叫。

 

猫今天难得跟着勇利出了家门,他在慢跑去冰场的路上没见到猫,才扶着冰场的门把喘了没两口气,银白色的身影从旁边的树丛中飘然降临,优雅得像是老早就在那里等勇利似的。

「呃…」

「勇利好过分!!!!」猫咪张开嘴大哭,「说我恐怖还把我关在浴室里!坏!!」猫发出的嗓音与可爱的外表完全不相符,虽然正在像婴儿似地哇哇大哭,却依旧是成年男人的低沉嗓音,一边用贫乏的语汇装可爱,一边气沉丹田地发出超大声的噪音,「而且我!!还没有名字!!」猫哀号着。

「有、有啊,真利不是一直都有叫吗…」

「那不一样!」猫一巴掌挥了过来,「全天下的猫都叫咪咪!!!那样哪能表示我是你的猫!!!!!」猫往前跑了几步,一头撞在勇利腿上,「我也想当小维!!!!!」

 

勇利在练习的时候,猫一脸阴沉地趴在冰场边的椅子上看他、发现看不到之后才窜上围栏,坐在那里不悦地晃着尾巴。勇利在冰场工作的朋友优子靠过去蹭蹭毛茸茸的可爱猫咪,猫虽然一脸的不开心,倒也没有拒绝被她抚摸。

「勇利,这是你的猫吗?」优子抓起猫的两只前爪在空中晃荡,像在和勇利招手那样,勇利看着猫的表情、犹豫地滑行过来,在优子和猫的身边停下。猫把尾巴卷起来、盘在身前,一副还没有原谅勇利的样子。

「算是……?是他自己跟我回家的。」

猫转头面向优子的方向,勇利看不清楚牠的表情。

话说回来,猫有表情吗?

 

猫往勇利的枕头上扔蜥蜴。

牠会留下一部分的猫饭,并用头把碗推向勇利的方向。

猫会用鼻头点勇利的指尖,会用额头磨蹭牠能蹭到的所有部位。

每天都有个银白色的毛茸茸身影跟在勇利身后。

晚上睡觉的时候,猫把勇利的臂弯留给小维,自己则霸占一部分的枕头。

随着日子过去,猫似乎变得越来越忧伤,牠渐渐地不再和勇利说话,依旧每天和勇利一起出门,使劲地表现友好,不再多话。

「勇利,我不明白,」猫趴在他的枕头上,闭着眼睛,「我应该要让你幸福的,但我不知道怎么做。」

「嗯…我不知道…」勇利迷迷糊糊地说,「或许是因为我不是猫吧。」

 

那是胜生先生这辈子最想收回的一句话。

 

隔天早上醒来,胜生勇利还是胜生勇利,一个随处可见的花式滑冰选手,小维也还是小维,一只被领养的褐色玩具贵宾,但猫却不再是猫了。

一个裸体的银发男人微笑着躺在勇利床上,占去几乎上半张床的所有位置,胸膛侧着、横越勇利的头顶,一只手托着腮帮子,另一只手开心地玩着勇利睡乱的浏海。

而胜生先生躺在他原本的位置,宛若一具殭尸。

「你给的建议非常有帮助!」男人开心的说,「我会让你幸福的!」




END.


------------------------------------

 

01.

「我觉得我该有个名字。」男人嘟着嘴说,「现在这样还叫我咪咪很怪欸。」

「基于你现在是个成年男人,我觉得你可以自己取一个。」勇利气若游丝地说,并递出一条全新未开封的男士内裤,「然后拜托你把这个穿上。」

「这什么?」男人展开内裤开始观察。

「人类穿在屁股上的东西。」勇利盯着自己房间的天花板,并计画着下次清扫天花板的时间。

「我有尾巴,要怎么穿这…噢等等,人类没有尾巴!」男人观察着自己的新身体,非常雀跃,「哎呀不对,人类的尾巴长在前面!」

勇利用枕头遮住脸,试图把自己闷死。

 

 

02.

「我觉得我该有个名字。」男人坐在勇利旁边,一起等待着早餐。勇利的母亲宽子,似乎将他视为勇利的朋友——或是其他的什么,她没问名字,只是了然的笑——她让今天晚起的儿子带男人去梳洗,转身进了厨房。勇利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帮男人梳洗完毕(他即使变成了人也还是讨厌水)并说服男人别跳上餐桌。

男人双手交迭、撑着下巴,像个认真思考的侦探,「我该有个名字,我难道不该有个名字吗?」他转头看着勇利。

「我说过了你可以替自己取一个。」勇利嘟囔着。

而男人显然还保有猫的绝佳听力,他状似伤心地转头对勇利大喊,「可是我是你的!!」

「哎呀,」宽子带着两份早餐走过来,用有点谴责的目光看着勇利,「在我们家,男朋友是不能没有名字的。」

「…妈…不是你想的那样啦…」

 

 

03.

「我要个名字!」男人弯下腰,视线与正在穿冰鞋的勇利对上,「你看刚刚优子都不知道怎么称呼我。」

「你们猫没有称呼彼此的方式吗?」勇利说。

「猫之所以发出声音是为了跟人类沟通,」男人说,「我不知道要怎么把我们的肢体动作转换成人类说的话。」

「那不然你叫…小维二号?」

「嘿!」男人喊叫着,「我难道还不够可爱吗?分点爱和尊重给我!」

「你说你想当小维的,」勇利耸肩,看到男人的的表情之后软化了一点,「…好,好,抱歉,我会替你取个名字的…维达?文森?」

「还真的用小维当灵感啊,」男人抱怨着,「我好歹也是征服了一个街区的猫老大,居然让我跟着一只狗姓?」

「你没有,」勇利说,「小维姓胜生。维克托?我觉得维克托挺好的。」

「为什么?那什么意思?」

「胜利的人。」勇利看着蹲在他身前的男人,「打赢整条街的猫,而且你现在是个人。这名字不错呀。」

被命名为维克托的男人看着他。

 

「勇利我爱死你啦—————」

 

 

 

04.

「妈妈!勇利叔叔交了个外国人男朋友!」

流谱对着优子大喊。

「啊,勇利这人真是,」优子大声抱怨着,脸上带着这辈子最璀璨的笑意,「怎么都不介绍一下啊!」



真的END了。

------------------------------------


昨天Only完我還在餘韻裡面,整個人都飛升了,還沒回來地球。

幸福致死。


评论(30)
热度(276)
© 半死的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