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死的魚

萌得我要死掉了。
台灣人。

【维勇】帅哥五十

*我又喝了假酒。

*台湾特有梗,所有的早餐店老板和老板娘都是这样的(当然还是有一些例外啦


>>工商服務時間<<

陸家版《尼基福洛夫先生》印量調查開始,請點擊此行字觀看詳細訊息

印量調查至5/7就是明天就是明天,人數未達預期就不會製作陸家版本噢。


-------------------------------------


维克托早上刚洗了个冷水澡,正是精神好的时候,连背包里那几本量子力学的教科书都没能让他感到一丝疲惫。他站在早餐店门口,等待正在铁板和流理台之间忙碌的老板娘递来他的三明治,然后维克托会帅气地放下刚刚好的零钱,帅气地回应老板娘那声「帅哥好啰」,帅气地离去。

校园偶像也是有很多烦恼的。

他利用抽风机的金属表面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跟穿着笔挺大衣的维克托不同,他旁边站着一个乱七八糟的人。

眼窝底下是深深的青色痕迹,多日未被关注的下巴上都是参差不齐的胡渣,衣服虽然有换过,却也全都是一副皱巴巴的模样,彷佛被谁硬塞进包里过一般。乱糟糟的浏海遮住一半蓝色的镜框,镜框又遮住这个人一半的脸,除了乱七八糟之外,维克托找不到其他能够形容这个人的词语。

啊…是设计学院的吧。

维克托看到这个人指尖残留的颜料和身上的木屑,想起下周似乎是设计学院的期中评鉴,服装设计系的好友也被搞得一个头两个大,赶工时更是六亲不认,还会往来送消夜的维克托扔纸币。

 

(「不用找了。」克里斯气若游丝地说,身上全是线头和碎布,维克托看见克里斯的男朋友也一副随时会往生的模样瘫在克里斯的沙发上,赶紧逃跑了。)

 

这个乱七八糟的人穿着一件全黑的外套,版型和样式在维克托眼里勉强还过得去,要是这个人能多整理整理自己,一定一表人才,说不定还是能跟维克托争夺校草宝座的新生芽苗。

柜台后方伸出一只手,手指上挂着一个装着汉堡的塑胶袋,老板娘嘹亮的大嗓门响起:「帅哥!好啰!」

维克托伸手要去拿,旁边那个乱七八糟的黑色毛球却伸手夺过那个塑胶袋,迅雷不及掩耳,吓了维克托一跳。

「你的六十。」老板娘对着黑色毛球说。

乱七八糟的黑溜溜玩意儿抖了抖袖口,放了几枚硬币在柜台上,被老板娘笑嘻嘻地收下了。

黑溜溜的玩意儿被傻住的维克托挡住离开的路,镜片后方的眼珠子不确定地抬起来瞄了维克托一眼,「呃…借过?」

维克托僵硬地让开了。

黑不溜秋的,乱七八糟的家伙从他身边钻了过去,眨眼间就不见了。

 

这个人…

维克托发着呆。

这个人……好有自信喔!!

好想认识他!!!!

 

 

老板娘不耐烦地敲着桌面,「帅哥,你的五十!」


END.

-------------------------------------


設計系的描寫來自我自己大學時代親身示範(X
每天一身黑+總評前身上一定會有材料屑+再怎麼努力都去不掉的黑眼圈
變成社會人士之後,黑眼圈就演化出細紋,再也回不去了哈哈哈(爽朗

评论(28)
热度(141)
© 半死的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