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死的魚

萌得我要死掉了。
台灣人。

【维勇】随笔

上班上到心情非常不美丽的随笔。
没错我喜欢副乳。


---------------------------------



维克托閒得发慌。
而勇利就在那裡,在客厅中间,戴着耳机,毫无戒心。

这很不好,维克托想,像勇利这麽可爱的小东西应该要多注意周遭,或多注意他自己,勇利正戴着耳机在确认新赛季的编舞,很随便的穿了件坦克背心和居家短裤,光脚踩在他们客厅的地毯上,连帽的薄外套随着他踏步旋转扬起又落下;然后勇利站在那裡,手插着腰,有点烦躁地捏着自己的后颈,转动着头部,试图舒缓令他痠痛的压力。
连帽外套是维克托的,勇利已经养成了随手抓衣服套上的坏习惯,不管维克托的肩膀是不是比较宽,或是裤裆比较鬆,反正他就是要穿,没有人管得住他。这件比较鬆的连帽外套,有点垮,所有的剪裁都不在该在的位置上,勇利手插着腰,胸前那块布料就随着被甩到肩膀上的帽子往下滑,往外敞开,露出一点点……坦克背心没遮住的皮肤部位。
那是胸部和腋下中间的一块皮肤,因为维克托的纵容和勇利一到休赛季就消失殆尽的自制力,那里有点软软的,肉肉的,维克托捏过很多次,他很喜欢。仅次喜欢肚肚的那种喜欢。

维克托閒得发慌。
所以他就走过去咬了一口。

「哇!」勇利吓得耳机都掉了,「你在干嘛?!」
维克托正面抱着他,脸埋在胸口。
没干嘛,他就閒得发慌。

END.

评论(9)
热度(212)
© 半死的魚 | Powered by LOFTER